奶油栗栗子

all出。all杰。all十四。

吃瓜:

占tag抱歉,随手搬运
冰环聚聚 @木愛Kiai_ rs还在生病閵灰太太,就因为绯女士喜欢她,并且亲友洗地都是绯女士的锅(见p4)。还diss胜出,说绿谷出久自私自大有病。
还有轰爆群的人爆料冰环聚聚和他亲友在轰爆群开读书会日常嘲胜出文(p3)
转发评论被不知名人士买水军,亲友开嘲讽。
微博还有抽奖点这里


  • 如果事情解决会删掉这条高热度的仅重发一条备份,占tag十分抱歉但大家都是为了圈子好,只希望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天哦这个宝宝

青天梦痴:

诈尸一下!(放上来反而后悔了感觉摸的好ooc轻拍啊……

是 @PlateaudeNil和我说湿头发的杰真的超美味(……)特意摸了一张,以及穿的是裙裤!裙裤! 

【奇杰】Despacito

好吃!

PlateaudeNil:

简介:而你只需慢慢地。


前篇


************
  “祝您一路顺利!”当奇犽和亚路嘉再次踏上旅程的时候,最近几天他们吃饭的餐馆服务生用当地方言向他们告别。


  旅游这件事,只要和合适的同伴在一起,即使再艰苦也会很有趣。而这种合适,就包括……尝试,比如尝试奇奇怪怪的食物,去到奇奇怪怪的地方。总有些时候要踩到雷,这个时候,要么你有无时不刻发现闪光点的能力,要么能对糟糕的地方一略而过。而以上无论哪方面,某位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伙都很擅长。


  但现在他们分开了。奇犽带着自己的妹妹上路,他够聪明能识别陷阱,而如果选择错误,他的实力也能让他承担风险并安然无恙。于是这样的旅程也算不错。


  更何况亚路嘉有的时候会提出一些近似于天真的想法,她的不晓人情,也能带来许多烦恼(愉快的烦恼),这和冒险是两种感觉。但奇犽得向自己承认,有的时候他会回忆过去,他们也的确曾经是很好的旅行伴侣。


  但现在他们得专注当下。奇犽和亚路嘉此刻在热带和亚热带之间的某个海滨城市,炎热的天气和海风的潮湿赋予这个国家热情。“这里是波多黎各!”导游向他们介绍,“您来的可真是时候!明天就是我们的丰收节!如果错过可就太可惜了!”


  的确是丰收的时候了,他们一路驾车过来的时候,小麦都垂下了头,在田垄被收割,而在收割完毕之后,在麦秆还留在田野的这段时间里,会有盛大的丰收祭祀节。亚路嘉的桂花香包还挂在腰间,其香气强劲持久不散,她对丰收节很感兴趣。他们的旅行没有什么实际目的,就是为了游玩,风俗节日自然不可错过。奇犽同意了多在这个城市耽搁几天,于是亚路嘉欢呼着,选了当地一间满是草编和花环的旅馆,住了下来。


  他们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天空蓝的像盐海,阳光则像是蜂蜜。


  城市为节日沸腾,就像咕嘟咕嘟冒着蟹眼泡的梨子糖浆。奇犽和亚路嘉随着人群来到了麦田旁,祭祀从千百年前起就在麦田旁进行,而如今这个仪式也保存着过去的古朴风味。男人们用草藤编制的裙子围住下体,两腿间没有任何织物。女人们同样如此,只不过用的是宽大的叶子,草绳在其间把叶子扎成一条条短短的裙子。他们身材健美,没有丝毫赘肉,棕色皮肤丝滑,在蜜一样的太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是纯粹的野性和自由。“咚!”,带着牛头骨的祭祀敲响了羽毛装饰的小鼓,羽毛闪闪发亮,红色,蓝色,黄色。他们的神的颜色。“咚!”,他们开始跳舞,鼓槌划破空气,鼓槌激情飞扬。


  这是纯粹的力与美,百千年前,千万年前,百万个百万年前,他们便是这样,在秋日储藏的猎物边跳舞。那时文明的火光还在地平线以下,每个人都是猎人,每个人都准备好了,他们在皮肤上抹上油彩,他们向自己的猎物学习,他们是最好的猎手,他们像鹰一样低垂,像熊一样屏息。那时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他们四肢修健,他们在太阳下狂叫——诗先于语言发生,诗不需要语言传达。他们的动作就是诗,他们的话语则是歌唱,他们向大地祝祷,用吼叫、跳动和喃喃低语向大地歌唱,而大地回报以静默的、永不停歇的风,以及那一瞬间穿破云层的闪电。千百万年过去,歌舞永不停歇。


  亚路嘉抱着拍立得咔擦咔擦个不停,奇犽双手插兜,看着男人和女人跳动着,用肢体语言赞颂神灵,赞颂他们自己,赞颂丰收,人的力量和人的创造。天空与大地,火与风一起见证他们的成就。


  祭祀开始唱祷。“@#%@!$#……”神大概需要特殊的语言来沟通,反正奇犽是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男男女女开始欢呼起来,祭祀的话语告一段落。


  跳舞的人开始拥吻起来。


  他们亲吻,他们互相抚摸——导游看到了奇犽的表情,他在旁边笑着解释道:“这也是祭祀的一部分,我们认为生殖之神既管人类的生殖也管着植物的生殖,而这样的仪式正是为了生殖之神的永继……”


  奇犽:……


  他亲眼看到某只手伸到了某个地方,然后他挪开眼睛。接吻的气氛似乎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情侣们先开始,然后是陌生人——奇犽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他们的导游正在和一位英俊的男士接吻。


  导游看来是不能给他们继续解说了,奇犽只好自己上网找找资料。资料倒是很快就找到了,在这儿,丰收之神和生殖之神是一体的,而在古代的祭祀典礼上,需要有年轻男女直接交合,他们被认为受到了神的祝福,丰收之神的精神在这样的祭祀中永存……


  环境感染之下,亚路嘉踮起脚来在奇犽的额头落下一个吻,于是大概这样也能接受,奇犽回落了一个吻在亚路嘉的额头上。


  典礼结束的时候,亚路嘉因为已经有了一个香包逃过一劫,奇犽则是被硬塞了一个香包。


  “丰收之神祝福你!”而在这样一场(阴暗的小巷里多了不少情侣)祭祀典礼之后,奇犽不禁思考了起来这种祝福算什么。


  或许是看到了奇犽犹豫的表情,那位塞香包过来的先生笑了:“不要担心!”他说,顺带拍了拍奇犽的肩膀,“到时候你就会了!只要轻点慢点,多用点润滑,肯定没问题的!”


  ……奇犽决定不去想是什么‘没问题’。


  那香包被他带回了家,最后。毕竟奇犽自认百毒不侵。而那位大叔看上去也没什么敌意。


  这天晚上洗完澡之后,他擦干头发,盘腿坐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丢着那只金龟子手机。手机在空中翻转了好几个圈儿,最后落在柔软的被褥上。奇犽丢上了瘾,手腕一个使劲儿,想看这手机能到底转几圈。


  金龟子的小触须颤抖了几下。来了新信息。


  奇犽停了手,一把抓过手机。


  是小杰,小杰发了张新照片来,里面是道数学题——奇犽一打开发现竟然还有点难。


  他挠了挠下巴,从床头抓过来宾馆便笺和圆珠笔,运算了差不多有七八张纸。最后他算出来了,并且在心里吐了口气。好险算出来了。奇犽也有上网课,他的进程比小杰的快一些,所以小杰会卡住的题目他能解出来。


  他手指放在键盘上,正准备同样拍照发过去,突然他停住了。


  他停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奇犽把手机丢到一边。他撕下那几张解题过程,把剩下的纸和那只走珠圆珠笔放回床头柜。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香包,正静静地卧在床头柜上。奇犽伸出手,两指一夹挑起上面的穗子,拿了过来。


  他拆开绳子,抖了抖,里面装着的东西就掉了出来:与亚路嘉的桂花不同,这是一根树枝。


  这是什么树的树枝?奇犽不知道。他只能闻到一阵幽幽的香气。这香气让人想起黄油揉制的派皮,让人想起肉桂温暖的气味在苹果派甜美中发酵……那是一个叫做鲸鱼岛的地方,一位令人尊敬的女士的烤箱里会散发出的味道。


  每位主妇在厨房都有自己的秘诀,什么菜只能用糖不可下一滴酱油,什么菜要猛火煸出里面的潮湿气息,什么菜要在加的料酒里再加上一勺白醋……


  ……蛋液先细细打匀,然后过筛滤出里面大颗的蛋白,再向里面加一勺水,可使得蛋卷更加嫩滑细腻,米特会用新鲜的牛奶,一勺不多也不少,增添了奶香但又不喧宾夺主,厚蛋烧的味道细腻又醇厚,蛋白质被油脂煎香之后的味道咬一口就充斥齿间……


  奇犽猛然惊醒,回神看手上的这根树枝。


  他想起了白日下人们的亲吻,想起了热情洋溢的手,想起了肌肤相贴,热气传递,热气从一个人的唇齿间传递到另一个人的唇齿间……有的时候欲望互相勾连,食欲和性欲本来就同出一母。


  他想起小巷……他想起他们曾并肩走过小巷……人们在小巷里亲吻,亲吻发出啧啧的水声,他们亲吻因为言语没法表达诗,没法表达那些从撒旦那儿继承来的渴望。动词来自上帝,名词来自魔鬼,爱既是名字也是动词,它介于天堂和地狱之间。而欲望便在天地之间红海的旁边,像喷泉从沙漠里涌出……


  像他想亲吻。


  奇犽意识到了这根树枝怕是不同寻常,那一瞬间他想过太多事情,他回神的时候发现织物已经变成了碎片,但树枝仍然安然无恙,仍然散发出幽幽的香气。


  这香气让他想起了他。


  这香气让他浑身燥热。


  奇犽本来应该百毒不侵,或许有人说春药不算毒药,但揍敌客家人不会被任何药物扰乱了生理波动哪怕一秒。他们控制自己每一根肌肉纤维如同操纵傀儡跳舞。伊尔迷用几根针甚至可以让头发缩回头皮。他可以放缓血液流动,可以让激素回流,可以让一切不该有的悸动在发生之前消失。


  他本来应该可以承担自己犯下的错误,比如打开这个香包,因为如果选择错误,他的实力也能让他承担风险并安然无恙。


  但此刻他想起了他,于是一切无用。


  奇犽闭了闭眼睛,拿起了丢在床铺之间的电话。


  他拿起电话,不需要翻通讯录,也不用快捷拨号键,那串号码烂熟于心。


  喂——?一接起电话,奇犽立刻说,你发过来的题目我解出来了!


  他语气如此正常,甚至还有点欢快,但他的手指在金龟子的壳上攥紧,设计来能承担汽车碾过的手机外壳在这一刻裂开了,就像占卜之后火裂开的龟壳。


  真的吗!那道题好难啊,奇犽你好厉害! 


  奇犽对着电话没说话。


  ……怎么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嘈杂的声音。奇犽!你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奇犽吐了口气。


  他错了,他完完全全错了,他以为听到他的声音就能缓解他现在身上的症状。但不行,听到了小杰的声音,奇犽才猛然发现,有些感情一直在那儿,被理智的大坝死死拦着,小杰的声音如同一场暴雨落下,水位猛地上涨,水波摧枯拉朽地拍向他。


  解题方法我会拍照发给你的。他简短地说。他闭上了嘴巴,他怕再多说一句,话语就要像洪水一样涌出来。


  可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心口滚烫,浑身却发冷。语言如此轻飘!他该说什么好?他徒劳地张嘴,说不出口的诗句像凋零的白玫瑰花瓣片片掉落。


  只有电波轻微的白噪音在两个人之间传递。


  神奇的是小杰似乎明白了他想什么。


       沉甸甸的沉默之后。……奇犽。对面的人说:我很想你。


  奇犽闭上了眼睛,砰地一下倒在了床上。洪水奔涌而出,浸湿酒红色的床幔,洪水流过地板,他无力阻挡也不想阻挡。


  我也想你。他小声地对话筒说。


  然后又是安静——沉沉的安静,充满质量的安静。只有洪水在电话的两端奔流。奇犽想了很多,有许多光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他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小杰说:你们的旅行怎么样了?


  很好。奇犽说。


  那么,亚路嘉还没来过我家呢。小杰说,你要来吗?我在鲸鱼岛等你!——旅程的最后一站来我家如何?


  奇犽沉默。


  他其实很想现在就搭上最快的航班,要么直奔鲸鱼岛杰富力士的房间,要么飞往相反的方向。由于奇犽一直沉默,小杰继续说,我发现想念奇犽的时候是不同的。这种感觉和想念米特阿姨不一样,和想念雷欧力酷拉皮卡也不一样,我……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不知道是什么不同。


  洪水退去了。它们变成了河流,变成了小溪。小溪涓涓,和缓地流动。笨蛋!他说,这都想不通吗?


  诶嘿嘿……另一边传来那个家伙的不好意思的笑声,奇犽都能想象出他挠头的样子。


  算了。他说,突然释然了。


  那根树枝还在他手上攥着,奇犽说,我今天参加了一个很特别的节日,有一个大叔建议我慢慢来……所以我就姑且听他的慢慢来算了。


  虽然那大叔说的和奇犽所指的慢慢来完全不是一个东西。但小杰听他这样说,似乎也豁然开朗,他大大地嗯了一声。好!那我也慢慢想。


  奇犽知道困惑小杰的是什么,他一度也曾为其困惑过。他了解的总是比小杰多一点。就像那道数学题一样,小杰还没有想通,但奇犽已经能解出来了。可这堂课程他们都没有上完。


  如果上帝安排他们分离,那必定有目的。祂想让他们从这个过程里学到什么,而结果……结果重要也不重要。早熟的果子青甜,成熟的果实饱满。总有一颗苹果等在终点。于是奇犽说,其实我也没完全想好,到底该怎么办。所以你的主意不错,我们就等那天再见面吧!


  他挂断电话,将手机和那根暗金色的树枝放在一起,在手机和树枝的旁边,则躺着写满数学公式的纸片。


  明日他将再次启程。而他知道他终将猎得自己的目标。结果与过程同样重要,他终将找到自己的路和方向。


  而他只需慢慢地。


  


——END——


  


  


  


  


  


作者的话:


这个系列大概可以叫尝试集(x)我真的很想写自撸梗,但一是风格不和太掉格调下不去手,二是两个人太小,也不好搞……事实上写个亲亲基本上就是我的极限了。这次连春药都使上了也没达成这个愿望(。)好沮丧,自己为什么这么纯情。


全文都非常文艺(……),里面金枝的梗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2333,以及标题这个梗就不用我说了,波多黎各就是歌词里唱到了的,拿来捏了一下。选这个当标题本来是想写小黄蚊,谁知道摸了一条清水鱼……摸鱼使我快乐!写法和用梗也继承了这个系列的自娱自乐精神,如果您能喜欢我不胜感激:3


BTW顺带说一句,夜与星的下一更会很晚,一是我生了点小病,二是我更加忙了,三是因为下一更是一个很重要的剧情点,比较想一气呵成所以会很长。所以……最近一个月大家可能更多地会看到我的摸鱼(……),硬盘里还有几条只有头没有尾巴的鱼,若是有一天不难产生出来了大概大家就能看见了……


废话太多了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看到这里,给大家么么么!

Ray Lay Off:

雨中拥吻(1/1)

 

 

 

仔细看看是不是配字美爆了?意境带给你的幻想要让你在日渐稀薄的空气里窒息了?

别夸了,这可是 @Clandy 太太帮的大忙蛤蛤蛤蛤蛤蛤))))

不要太羡慕,我还更羡慕和太太关系超好的 @VALLÉE_ 谷姐呢!!

话说谷姐这个人啊、啧啧啧真是的,明明画的那么好偏偏天天夸奖别人甚至想将我踢出家门(不存在的)!不!

你不会得逞的!我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钉子户!!!

最后,人体有参考 : ) 

啊!宝宝

啧啧:

画了青山的梗……。一口气画了好几个小久,满足(*´◒`*)

小男孩!

不用担心我学习:

其实是拟人……【一点都不像了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数都数不清哈哈哈哈

青天梦痴:

笑死我了……门门智商下了线 @PlateaudeNil